/NEWS

详情

以人民为中心 铸造光辉岁月

日期:2019-07-25 03:41

  广大文艺工作者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工作导向,深入生活、扎根人民,不断增强脚力、眼力、脑力、笔力,推动我国文艺事业呈现出良好发展态势,取得了丰硕成果。今年是中国文联中国作协成立70周年。我们特邀请中国文联13个协会的代表撰稿,共同回首过去,寄望未来。

  我今年91岁。新中国成立时,我从南京国立剧专到北京,进入中央戏剧学院学习。上世纪60年代初毕业后即从事戏剧导演创作与戏剧教育工作。

  70年,中国文联对青年文学、戏剧艺术家的培育和引领,对于与世界戏剧艺术界的交流,作出了重要的贡献。比如:1994年我受中国文联委托,作为中方主要负责人与韩国、日本戏剧家联合创办了称为“BESETO”的中日韩戏剧节。这个“戏剧节”每年轮流在中国、日本和韩国组织戏剧的展演与学术交流,至今已经20余年。这一切都与中国文联对我的领导、关怀分不开。

  今年我虽然已经是“90”后,也离休好多年了,但我始终没有忘记我是党的女儿,国家的重要纪念和庆祝活动、重要节日、重大演出、赈灾义演等活动,我都义不容辞地参加。“艺术是我们的枪,舞台是我们的战场”,是我当年参加抗敌剧社时的社歌,也是我一生的座右铭。

  作为一名老文联人,除了第一次文代会没参加,其余历次文代会我都参加了。70年,我见证了中国文联的光辉历程,也见证了党中央对文联的关爱,对文艺工作者的关怀。在新时代,我们文联更应该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为人民抒写,为人民抒情,为人民抒怀。

  我担任过第五、第六届中国音协副主席,切实感受到改革开放以来文艺工作百花齐放百家争鸣带来的大好局面和解放思想、重视人才的良好氛围。改革开放以后,我们的文艺事业繁荣发展,过去思想比较保守固执,艺术人才不够全面、艺术门类不够丰富多彩的局面慢慢被打破。更重要的是,过去只有民族唱法、西洋唱法的演员才可以进入音协,但后来大量吸收了流行歌曲的演唱者加入,因为文联是所有文学艺术工作者的大家庭,应该是团结、稳定、温馨的。

  70年来,中国文联在各个时代都为祖国建设和社会发展发挥了重要作用。近年来,文联每年组织的大型晚会、我们音协的金钟奖评选以及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工作,对音乐事业的发展、民族民间唱法的继承弘扬和音乐的古为今用洋为中用,都有很大的推动作用,新作品不断涌现,人才层出不穷,令人欣喜。

  我从艺50多年,演了几十部地方戏,唱了不少歌曲,有的歌曲老百姓家喻户晓。我也曾获得改革先锋称号。这是党和国家对一个艺术家在歌唱事业上勇于探索创新的精神给予的充分肯定和鼓励。我的唱法是“中国歌曲现代唱法”,就是学习了西洋科学发声技巧,再把我国的民歌戏曲歌唱方法和表演形式融到一起。上世纪90年代初,我又提出了“戏歌”这一新概念,对中国戏曲和民歌起到了传播推广的积极作用。这些年,中国文联还组织了“送欢乐下基层”活动,服务于广大群众,我也参加过很多次,受到群众的热烈欢迎。我们将不断探索创新,唱出更多好歌,做一个无愧于新时代的优秀歌者!

  中国美术家协会是中国文联成立后最早一批专业协会之一,在中国美协成立之际,当时已85岁高龄的著名画家齐白石书写了他生平最大的一幅书法,内容是“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新中国成立之后,中国美术家以满腔的热情,感受时代的变迁,以油画《开国大典》,中国画《江山如此多娇》为代表的绘画作品、以《人民英雄纪念碑浮雕》为代表的雕塑作品表现革命历史,讴歌人民英雄,形象地表现了新中国屹立东方的大国气象;以国徽、政协会徽、人民币设计为代表的大量设计与公共艺术,体现了中国美术为新中国造型、为人民服务的崭新理想。

  今年已100周岁的周令钊先生在新中国成立大典时绘制了城楼的主席画像,参与设计了国徽、政协会徽和共青团、少先队队旗,也创作了“五四运动”等大型主题作品,在我们为他举办个人展览时,他说:“国家和人民养育了我一生,勤奋和严谨是我一生的习惯。身处盛世,国家昌盛、人民幸福,我还要为美化国家、美化人民生活继续工作。”他朴素的言辞也正说出了广大美术家的心声,那就是要不负时代,不负人民,为中国文艺在新时代的发展做出新的贡献。

  我来到文联工作15年了,接受文联组织交给各种各样的任务和活动已经将近40年了。我最早参加中国文联的活动,是跟李文华老师到江苏徐州一个离地面很深的煤矿里,看我们的煤矿工人怎样作业,怎样上班下班。我们曾经专门为煤矿写了一部作品,叫做《铁面人》。也是在那个时候了解到,中国文联长期以来一直坚持的一个作风就是鼓励艺术家到第一线去、到基层去。

  后来我们参加了江山万里行文艺采风活动。我当时接受了中国曲艺家协会给我的带队任务,带着艺术家们在基层油田的炼油厂深入生活,除了到各个炼油厂的工地去演出,我们还到延安学习,进一步领会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2005年我们在文联正式启动了“送欢笑下基层”的义务演出,并蔚然成风。

  在汶川地震10周年之际,我们随中国文联采风团来到现场,大家线年间的巨变,感受到在灾难面前,我们身后有一个强大的祖国,才能在全国齐动员的情况下,在废墟上建起美好家园。看完了这些再走上舞台,心情就不一样了。我们这些演员们常说,可能每个人都有各种各样的小天地、小算盘、小挫折、小困难和小小的不如意,但是真正走进了广阔天地、走进了人民群众的大世界中,就能发现自己那个世界特别小了。

  记得那一天是2005年腊月廿三,我带领着中国文联“送欢乐下基层”演出团到河北衡水的一个村子去慰问演出。演出定在早上10时开始,清晨醒来向窗外一看,最担心的事情还是来了——天降大雪!我特别担心:一场露天演出,碰到这样的天气,还会有人来看吗?万万没有想到的是,9时不到,演出现场已经人山人海。村支书告诉我,现场大概超过4000人!靠近舞台的那些观众,头上身上都覆盖了挺厚的雪花,为了一个好位置,天还没亮,他们就来了!已经在大雪中等了足足三四个小时!看到此情此景,我和所有演职人员无不受到巨大震撼和感动。演出中,无论是身穿单薄绸衫的著名舞者如中国舞协副主席山翀,还是足部受伤仍旧坚持走到群众中去演唱的著名京剧演员于兰,都格外地拼,演出效果格外地精彩!那一场大雪,那一场演出,从此深深刻印在我的脑海里。中国文联和中国舞协的工作,一头联系着党和政府,一头联系着艺术工作者。无数的日子里,文联和舞协的工作,事务琐碎繁忙,千根针万条线的,有时还会遇到巨大的挑战。但是,无论遇到怎样的困难,我总会想——那场大雪中受到热烈欢迎的演出,其实倾诉着中国大地上巨大的文化需求,文艺工作只有坚持深入生活,扎根人民,不断增强脚力、眼力、脑力、笔力,才能奉献出让人民满意的工作答卷。

  我是个地道的农民,今年67岁。民歌界说起我,最爱讲一段故事:2004年在中央电视西部频道举办、董卿主持的首届民歌大赛上,我震坏了5个线个都发不出音来了。大家说,我的声音比帕瓦罗蒂高八度。

  我的祖辈、父辈都是唱蒙古族民歌和汉族山曲儿的高手。我从记事起,就跟着他们参加乡邻的婚庆喜宴活动,20多岁时成了方圆百里演唱漫瀚调的高手。唱了好几十年,我把漫瀚调从乡村小调唱出了准格尔旗,唱出了内蒙古,唱到了北京人民大会堂和中央电视台春晚,也培养了岳文祥、王慧萍、谢二东等五六十名漫瀚调演唱人才。这个过程里,文联和民协对我的帮助很大。2007年,在北京人民大会堂,我获得中国文联中国民间文化杰出传承人的称号;2010年,我代表内蒙古文联去云南昆明参加中国农民艺术节全国乡村歌手大赛,获原生态金奖;2012年,内蒙古文联、民协推荐我去海南海口领第十届中国民间文艺山花奖。

  感谢中国文联、民协对我的鼓励,对漫瀚调的传承做出的贡献。我还要继续唱下去。

  作为从事摄影工作30年、加入摄影家协会将近20年的摄影人,文联和摄协给我的帮助很大。媒体记者相对而言接触社会的面比较窄,作品比较单一,但加入摄协后,眼界视野都更加开阔,创作方法也发生了转变和提升,不再是记者那样短平快,而是更关注国家民族社会的动态发展和成就,不仅关注自己的小情感、小悲欢,而且力争以自己的创作记录时代、书写时代、讴歌时代。

  日前,我发起了“影像见证新时代,聚焦扶贫决胜期2018-2020大型影像跨界重点调研创作”活动,调动了80多位艺术家,不仅有摄影家,还有音乐、舞蹈、戏剧、美术和民间文艺等领域的专家以及人类学、社会学学者。我们力图通过田野调查的方式,做国家影像文献档案。艺术家们组成15个创作小分队,到15个深度贫困县进行调研创作。同时我们也把文化基因输入到乡村,“乡村艺学院”的常态教育培训让有才情、有担当的年轻人回到乡村创业就业。这个活动的开展,跟中国文联的有效管理协调服务分不开,也感谢文联为我们提供了施展才华的平台。

  1981年中国书协成立时,陈叔亮先生说:“心底花开,笔底神来;书坛好友,有家可归。”这线年过去,弹指一挥间,这句话却没有过时,仍然鲜活。作为一名普通书法工作者,我深深觉得,中国文联、中国书协就是我们的家。

  这个家的一个典型特点是,每个认真工作的艺术家,都有可能被发现、被表彰、被记住。2015年的一天,我突然接到通知,说推荐我为第四届全国中青年德艺双馨艺术家。我深感惊讶。领导说:“这不奇怪,关注一线文艺工作者,是文联也是书协所倡导的。”比我更基层、在河南省安阳市工作的刘颜涛老师也入选了,他比我更加惊讶。这种平等对待每个艺术家的作风,近些年来,全面落实到了中国书法家协会的所有展览评审工作中,形成了极其严格的制度和操作程序。中国书协的展览评审活动,大大促进了人才队伍的壮大。由展览涌现出来的不少人才,又不断被充实到新的评委队伍中,人才队伍滚动式发展的良性循环正在逐渐形成。

  我在2001年成为中国杂技家协会会员,也就成为中国文联大家庭中的一员。我感到特别骄傲和自豪。

  当我还是一个年轻的魔术演员时,中国杂协就经常举办各种各样的魔术提高班,来帮助我们这些年轻演员提高业务水平和综合艺术修养,创造表演和实践的机会,而且带我们“走出去”,和外国同行交流,让我们了解国际魔术发展的趋势。我是一名舞台魔术师,我的强项是大道具魔术。大道具魔术是我们国家乃至亚洲国家的短板,成本非常高,如果参加国际比赛的话,光国际运费对当时的我来说都是一笔天文数字。当时杂协领导考虑到中国魔术师参赛难,力排众议把世界上最高级别的魔术比赛——世界魔术大会,引入到中国,2009年在北京举办了这次盛会,让我们入围的中国魔术师既能节省路费和道具运费,又能在自己家门口比赛,占据地利的优势稳定发挥;同时也能让更多国内魔术师参与和观摩国际顶尖魔术大赛。很多爱好者都是从那次开始起步的。比赛之前,协会的领导联系了保利剧院,让我们参赛选手锻炼3场,还成立专家组为每一个参赛节目提出修改建议。在集体努力下,我的中国风大型幻术《青花瓷》获得了亚军,为我国实现了零的突破。此外,协会和文联还创造机会,让我们采风,挖掘生活中的素材和故事,开拓创作思路。我的成长是和中国文联、中国杂协的培养分不开的。

  2018年10月,我来到有着千年历史的安徽省黟县南屏村。下午,村里的晓英姐兴奋地告诉我:“稻田音乐会”在田头办着呢!赶紧看看去!

  远山层层叠叠,勾勒一道壮美风景;稻田里搭起了简易舞台,远乡近邻的乡亲们已经坐在田里,农民们自弹自唱,黄梅戏、小刀戏、唱歌、拉琴,举办了3年的“稻田音乐会”让我印象如此深刻。情不自禁,我也登台献歌,这是我第一次站在大自然的舞台上唱歌!

  一周后,我再度过来,采访了最早发起稻田音乐会的村里的年轻人,也结识了一批为了理想来到农村创业的人。今年5月我又来到村里,去年做农场的小伙子刚刚开了米酒坊;开客栈的红子登上了《瑞丽》杂志,村里的年轻人多了起来。

  “一天比一天好一点”的希望与努力,成为我新创作的电视剧《幸福乐章》的励志故事。这些年,我深感只有深入生活,扎根人民,才能有对得起观众的作品。

  从《一口菜饼子》算起,中国电视剧走过了61个年头。不忘初心,牢记使命,对于我们第一线的创作者来说,那就认认真真写好每一个字吧!

  2018年11月,我随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赴国家级贫困县四川巫溪,参加送文化下乡的活动,为那里的文艺工作者作了一场讲座。记得为了做到深入浅出,颇花了一番功夫。从事后的反馈来看,演讲还算成功。

  我们到的第一晚,当地政府用一桌土豆菜作招待,虽说巫溪是“中国绿色生态马铃薯之乡”,但以土豆待客,足见条件艰苦。

  遥想从先秦的巫咸国到三国的巴东郡,巫溪曾有非常悠久的历史。而汉唐以来历代诗人对奉节、云阳和蘷门的吟唱,又分明向人昭示了这块土地人文底蕴的深厚。今天它们需要被再度唤醒,需要文艺工作者能投身其间。我相信,文联和评协以后会以更大的力度推动这一活动落实做好。在我看来,它不仅符合文艺需服务人民、回馈时代的要求,更符合文艺的本质。因为在传统文化中,一切艺事都基于“根植”这个本义。所谓艺者,种也。今天我们“送文艺”下基层,目的正是要通过积极有效的传播与推广,达到在那里“种文艺”的目的。个人会在以后的日子里,更热忱地投入到这一活动中,并将此作为自己义不容辞的责任。

  作为中国文艺志愿者协会理事,我多次跟随中国文联文艺志愿者服务团奔赴全国各地参加各种文艺志愿服务活动,为人民歌唱,用歌声为时代点赞,用行动传播正能量。2016年我也很荣幸地被中宣部、中央文明办、中组部等13家单位联合评选为全国“最美志愿者”。

  除了在本职的文艺工作中不断努力,同时我还坚持“爱心公益从我做起”,关爱留守儿童,爱心资助了20多名贫困山区学生,为内蒙古阿尔山和湖北捐建了2所“爱心图书室”。我也多次出访美国、英国、法国、加拿大、德国、白俄罗斯等几十个国家及地区,在海内外持续扩大着民族音乐的国际影响力。

  作为全国“健康生活宣传员”和全国“广场舞推广形象大使”,我创立了全民健身品牌电视栏目《一起跳舞吧》,带动全民健身。今年,我和王广成教练一起把广场舞带到了央视春晚的舞台,也将中国广场舞推向一个全新的高度和时代。未来,我还将创作出更多优秀作品,用歌声点赞祖国,点赞新时代,点赞家乡。

      现金网,澳门现金,澳门现金网

所属类别: 现金网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澳门现金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