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

详情

“一炉铁水”映照铸造业演变史

日期:2019-07-21 10:11

  铸造,其实就是民间说法“翻砂”,也就是将金属熔炼成符合一定要求的液体并浇进铸型里,经冷却凝固、清整处理后得到有预定形状、尺寸和性能的铸件的工艺过程。在人们的印象里从事铸造业的员工往往是满头大汗满脸乌黑满身灰尘,然而铸造业发展到今天,却别有一番天地。

  谈起“铸造业”,听者往往脸色变了,对从事铸造业人员的艰辛,肃然起敬。“70年代初,我的父亲当兵回来后,就在自己村里开办铸造厂,那时叫翻砂厂。那时企业属于村集体,他和几位村民成立了乐二五金厂。”温州万虹阀门有限公司总经理季克理跟记者聊起了铸造业的前世。

  那个年代,从事铸造业人员的工作环境是相当恶劣的,厂房低矮,空气燥热,黑尘满屋。“我常常听父亲说起,那时专门铸造横机和印刷机,用焦炭烧呀烧呀,烧了好久温度才升到1600多度,才把通天炉里的铁融化掉,半个月才开一次炉,第二天开炉后,慢慢清整。每次从烧炉到开炉到清炉,每个人干得腰酸背痛!”在季克理看来,铸造业在开创期,人们不仅干得苦,效率也低。工人汗流浃背,满脸黑灰穿梭在低矮的通天房里,只有两只眼睛忽闪忽闪,嘴巴也不好开口,满屋子灰尘呀。

  “70年代,铸造企业有了起色,采用了槽膜砂工艺,手工造型。但是铸造出来的产品合格率也不算高,不是脉纹缺陷,就是有气孔。直到80年代初,温州个体户像雨后春笋般的,不断涌现,我们家也就在1984年成立了乐二铸钢厂。”季克理娓娓道来,改革开放后,铸造作为机械工业之母,用量突增,其工艺技术也水涨船高,他们厂采用水玻璃精作和水玻璃砂作。质量也来个大飞跃,铸造出来的产品,可以少加工少切削了。到了90年代初,水玻璃砂作工艺逐渐消逝了,用的炉也是中频电炉了,少了些许污染。

  “过去进铸造厂,干活要戴口罩,翻砂制模全是灰尘。1997年后,我们的生产工艺和产品质量都上了一个大台阶,我们采用硅溶胶工艺制模造型,也用柴油烧炉了,甚至个别企业已经采用电或天然气作为燃料了。我们家的铸造厂在2015年改为天然气燃料。”季克理说,铸造企业必须特别注重企业的环境建设,决不能造成周边环境的污染。

  随着改革开放步伐加快,农村百业俱兴,呈现出一派欣欣向荣的景象。“我们的铸造产品也从起初的横机印刷机到阀门,再到乳品机械、汽车零件,航空领域发动机叶片……乘着改革的春风,扶摇直上。”季克理无比自豪地说,“2004年,我们在设备上就已采用半自动化流水线作业。这几天,我们正在跟商家洽谈全自动化流水线机器人制壳。我们遵循该用人的地方用人,可用机器的地方用机器,我们必须减少人工成本,增强劳动效益。”

  原以为铸造厂灰尘满天,油渍满地,但记者走进温州万虹阀门有限公司车间,却给人一种干净、整洁的感觉。季克理说:“如果不在设备上要求严格,企业高端化、高附加值的产品路线就不能持续走下去。在项目投资和建设上必须树立对未来负责的‘绿色创造’意识,把‘改善人们的居住环境、保护人类的生存环境’作为企业使命,始终贯穿于产业升级的全过程。在这种理念的指引下,2014年,我们企业仅环境治理一项投入了300多万元,实现了由‘黑’变‘绿’的华丽转身”。

  “作为铸造产业的龙头企业,我们经常进行行业信息交流,指导当地铸造企业的产业升级和技术改造,真正做到企业抱团发展。”温州龙铸钢铁阀门有限公司董事长兼龙湾区铸造行业协会会长的邵康礼表示,希望提升全区铸造业整体水平,打响龙湾铸造产业的知名品牌。

  据了解,龙湾铸造行业正在空港新区开辟170亩土地建设铸造园区,31家企业组建了8家股份有限公司,还专门设立了一家酸洗公司为8家股份公司做配套服务。今年下半年铸造企业将陆续进入园区试生产,争取在2020年全面竣工。

  “我们在铸造园区圈了20亩的酸洗中心(配套服务公司),将铸件和污水集中处理,大大提升园区形象。”据一名知情人解释,在经济新常态下,铸造业应当主动配合政府做好调整产业结构,实现铸造生产向多品种、低能耗、低成本和低污染的高端铸造产业发展的目标。

  目前,龙湾铸造为全市阀门业提供产品的同时,更多向市外市场进军,为石油、汽车、船舶、冶金矿山工程等装备制造业提供产品。据介绍,有的企业通过发明专利的转让引进科技发明,增强企业科技实力;有的企业通过引进高端人才,开发新产品,提高了产品附加值,使铸件产品达每吨十几万元,甚至三十多万元;有的企业淘汰落后设备,改造流水线,减少人力用工成本。令人欣喜的是,更多的铸造企业对内实行精细化管理,进一步做好降本增效、节能减排、环境保护等工作,做好污水、噪音整治改造项目。

      现金网,澳门现金,澳门现金网

所属类别: 现金网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澳门现金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