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

详情

岁月与旅行》丨跳舞三十载从黑发跳到白发从未厌倦

日期:2018-10-25 07:32

  我从小就喜欢跳舞,正好身体柔韧动作灵活,是个练舞的好苗子。当时进了学校的宣传队,当文艺骨干进行文艺宣传,可惜受各种条件限制,从没人指导过该怎么跳舞,也没有登台表演的机会。

  18 岁时,我在上海铸造厂做一名翻砂工。遇上了改革开放,机缘巧合朋友跟我说京剧院跳舞的人才稀缺,问我要不要去。从没受过专业训练的我不知道哪儿来的自信,凭一腔热忱就到铸造厂办了协保,身无分文到京剧院跳起舞来,现在想来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我在京剧院边练边演不分昼夜,还参与编排舞蹈,不亦乐乎。半年后,我离开京剧院加入上海的一家艺术团,开始了长达30 年的舞蹈走穴生涯。

  那时跳流行舞,迪斯科、伦巴、吉特巴等,这些舞蹈都是改革开放之后从西方流入中国的。面对新的事物,师资匮乏,全靠苦学。我们的学习始于模仿,包括动作和衣饰。电影和电视剧中的演员是老师,整个艺术团相互切磋,摸索钻研共同进步。

  翻开珍藏的相册,一张张旧照记录了我走过的热血青春,舞姿翩跹,神采飞扬。每次看到自己年轻时摇曳的身姿,就感觉像是坐上了时光机穿越到几十年前,能看到年轻的自己在上海大世界跳舞的画面。

  20 世纪90 年代初,上海的歌舞厅发展繁荣,养活了很多乐手和像我一样的舞者。跳舞最盛行的时候,仿佛一夜间,千树万树梨花开,上海新开了形形色色的歌舞厅几十家。我白天演出,晚上就去上海各大歌舞厅串场子,在上海80% 的歌舞厅都走过穴。那时去歌舞厅演出都是连轴转,每天要忙到凌晨两三点,不停换衣服串场子,每场劳务费二三十块钱。在那个年代,这是笔不小的收入了。每年最期待的就是圣诞节,下午两三点到歌舞厅,到次日四五点收工回家,算下来大大小小会串十几个场子,每个场子的劳务费是平时的三四倍,基本平均每场能挣个百来块。

  上海是中国演艺氛围最浓、娱乐产业发展最早、观众鉴赏水平最高的地方。所以对我们演出水平的要求也格外高,自己如果不及时突破,快速编排出新的舞蹈,很难在上海的歌舞厅生存下去。我自己努力把舞蹈从优秀跳到完美,不仅是想赚劳务费,也是想对得起看我们跳舞的观众。回忆起那些年在上海串场子演出的经历,我至今都感觉“后怕”又刺激。

  正是那段经历,让我对自己要求严苛。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别看我在台上一连串动作可以一气呵成,可以轻松托起舞伴,高难度的旋转动作转瞬完成。要知道,这些动作我在台下已演练了无数遍,不管在哪个舞台上,我的每一个动作都不曾有分毫懈怠。一本本证书,一张张奖状,是荣誉也是回忆,它们见证了我在舞台上挥洒过的汗水,也见证了我的那一段岁月。我也很享受年复一年、日复一日的辛勤与汗水换来的甘甜。

  30 多年过去,我从黑头发跳到了白头发,今年都61 岁了。有人看我去天平山游山玩水,坐邮轮到普吉岛放松,飞往泰国享受美好时光,问我是不是厌倦了跳舞。我认真地回答说没有,我热爱舞蹈,依旧追逐舞台梦,但也想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享受生活的美好。

  目前,《岁月与旅行》第六辑征稿火热进行中,诚邀您书写精彩旅途故事,瓜分万元定制礼品~

      现金网,澳门现金,澳门现金网

所属类别: 现金网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澳门现金


网站地图